陆叔明天会去警局把知道的事

作者: admin 分类: 六合跑狗图库彩图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25
这种权贵家族,越是注重外在的面子问题这兄弟两个连面子功夫都不做了其中的问题不用猜也知道多严重。
 
     章时年这声三哥出来换成那边没有声音了。
 
     “这些年没见你的性子都没怎么变。”还是一遇到事情就畏手畏脚,吞吞吐吐的。
 
     “我是没想到你还肯叫我这一声三哥。”这个称呼他二十年没听到了,以前在家里,就他和这个弟弟年龄差距最小,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的关系在兄弟四个中是最好的,直到因为与溪起了矛盾,两兄弟的关系才渐渐疏远。
 
     “你这些年在国外还好吗?”
 
     季方正的语气有些激动,“挺好的,挺好的,与溪比我能干。她开的连锁超市……”
 
     “那就好。”章时年并不打算深问。
 
     “哦,哦……”季方正讪讪的住口,过会又问,“爸妈的身体怎么样?”
 
     “他们年纪大了,但身体还可以。”章时年按耐着自己的情绪。
 
     季方正的声音低下去,“我这些年不在家,照顾两位老人的事情都落在你和大哥二哥身上了。”
 
     “应该的。”
 
     季方正可能也发觉章时年的态度不太对,干干的强笑了两声,又问,“听说你现在和一个男孩子一起?”
 
     “恩。”
 
     “这终归不是长久之道,女人不可以吗?”是因为当年的伤害造成的后果吗?季方正在心里想,但是怕问出来引起双方的不愉快,而他现在最不想惹章时年不快。
 
     “你站在什么立场上和我讨论个问题?”章时年这话说的有些冷硬,没给对方转圜的余地。
 
     “我……我就是随口问问。”
 
     章时年捏捏眉心,车内舒缓的音乐缓解不了他乍起的烦躁,“季方正,这么多年了,你说话能不能痛快一次?”
 
     季方正被他不耐烦的语气惊了一下,很快就说道,“我就想说君严的事情。”说到这里又停下了,大概在等章时年接话。
 
     章时年如他所愿,“我听着。”
 
     这句接了和没接其实差不多,季方正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继续沉默。
 
     章时年等了他足足有一分钟,“如果没事的话,就先这样吧。”
 
     “老四,你等一下,等一下。听我说完。”他没什么逻辑性的把想说的话一股脑倒出来,“我知道这次都是君严不对。是我太宠他,把他宠坏了,他脑子糊涂,做事没个分寸。等他回来我一定好好的管教他。这都是我的错,没把人教育好。给你添麻烦了。”
 
     脑子糊涂,做事没分寸?章时年闭闭眼,如果他没事先防备,冒冒真的出事了,不知道这人会用什么理由求情?是不是很多人都觉得因为冒冒没事,所以他必须要去体谅季君严的年纪小不懂事?如果冒冒出事了呢,再多的安慰又能弥补什么?
 
     季方正还在说着,“……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很过分,当年我做出那样的事情,本来也没什么脸面回来求你,但君严是我和与溪唯一的孩子,我实在无法置身事外,老四,你现在也是做爸爸的人了,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理解。”所以他格外不能原谅胆敢动他儿子的人,冒冒只是个不足一岁的小婴儿,什么都不懂,大人之间的事情和他有什么关系,季君严竟然把手伸向他。当季君严做这件事的时候,有没有顾念到丝毫亲情?
 
     季方正的声音听着沮丧而沙哑,“你可能也知道了,与溪也没多长时间了,老四,我今年也是五十多的人了,最近这两年照镜子的时候,发现白头发越来越多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了,没什么出息,功不成名不就,父母兄弟不容,当然这是我自己做的错事,我谁也不怪,我和你交待句实话,这次之所以让君严回国呢,一来是想满足与溪落叶归根的愿望,二来呢,也是想给君严的将来找点依靠,就怕哪天我和与溪都走了,他孤零零一个人在澳洲,连个亲人都没有。每每夜里想到这些,我就是死了也不安稳,所以我不顾二哥他们的反对,厚着脸皮,把君严送回去了。”
 
     “他回来后,没人为难他。”就连季君严不想回去,家里人也没逼迫他。
 
     “我知道你和妈妈不会因为当年的事情牵怪他,老四,就当是给我的后半辈子留个指望吧,如果与溪没了,君严在牢里一辈子出不来,我活着也真是没什么意思了。”
 
     “这算是要挟吗?”舀自己的命威胁他放过季君严。
 
     “我现在哪里有资格要挟人,连爸爸都不肯接我的电话。他大概是想撒手不管了。”
 
     “老爷子年纪大了。”
 
     “我什么都明白,是我又一次让他失望了。如果君严这次能平安回来,我保证我们会在澳洲安安分分的住下来,再也不动回去的念头了。”
 
     车子已经驶进小区,章时年不打算将此时的负面情绪带回家,他准备此时一次把话说个清楚明白,“你应该知道他触犯的是刑法,罪证确焀,现在已经移送到公安机关,进入司法程序,这是刑事案件,不会因为我们放弃,他就能免罪的。”
 
     季方正急切地说,“这些我都明白,可是如果你能……”
 
     章时年打断他,“抱歉,我不能,用权势干预正常的司法程序,首先爸爸就不会同意,另外,你这是在用圣人的原则苛求我。而我,做不到。”
 
     “老四,你真的忍心看到我们全家陷入绝境吗?”
 
     “那不是我造成的。”门口近在咫尺,他已经在看到在院子里推着学步车的胖冒冒,深一脚浅一脚,跟踩在棉花团子上一样,摇摇摆摆的,有些冷硬的心重新柔软下来。
 
     最后他好像听到了秦与溪的声音,但他没仔细听,因为冒冒已经看到他的车,咧嘴笑着在等他了。
 
     “冒冒。”章时年俯身拍拍手掌,“今天在家想爸爸了吗?”
 
     冒冒一见到他就格格地笑,朝他张开手要抱,还晃着腿脚,朝着他的方向迈了一大步,结果身子一歪,自己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向前扑倒了,章时年及时伸手一把将他捞了起来,爽朗地笑道,“我们冒冒都这么大了,还会走路了。”
 
     冒冒也不知道能不能听懂,但大概是明白爸爸在夸他,抱着章时年的脖子,在他爸爸脸上蹭点口水。章时年也亲亲他的大脸,胖乎乎的脸果冻一样,原先刚有点消去的那层双下巴,眼瞅着一天天又长回来了。以至于安修最近总喊着要把他的双下巴塞回去,但喂冒冒最勤奋的也是那人。
 
     陆江远原本在带着冒冒学走路的,现在章时年一回来,就把孩子抢走,虽然知道那是亲父子,他也无端觉得碍眼,他摇摇手里的玩具小乌龟诱哄说,“冒冒,来爷爷这里,爷爷抱抱。”
 
     这段日子,他几乎天天和冒冒待在一起,冒冒和已经很熟悉了,“呀呀……”
 
     章时年忙了一天,好不容易回家抱到自己儿子,可没打算这么快就把所有权交出去,见陆江远上前要抱,就侧了一子说,“陆先生,你是不是应该多给我们父子一点相处时间?”他抱在怀里还没三分钟的热度。
 
     陆江远哪里肯吃他这一套,“你们以后相处的时间还多。”说完不由分说把人抱过去了,抓着冒冒的小手说,“冒冒以后要懂得孝敬长辈。”故意说给某人听的。
 
     章时年只能无奈地看着自己空空的怀抱,不过他也准备上楼洗澡换衣服了,临走摸摸冒冒的头嘱咐说,“冒冒乖乖的,爷爷年纪大了,别累着他。”
 
     年纪大几个字说地云淡又风轻,陆江远恨得磨磨牙齿。
 
     陈安修手里端了几个冒着热气的牛肉饼刚在门口露个头,就听到他们这番谈话,他淡定地把头……缩了回去。
 
     林长宁在厨房里烙饼,看他原样端回来,就问他,“他们不喜欢吃?”
 
     “不是,主要是他们嘴上没空。”忙着打嘴官司呢。
 
     章时年在北京也有几处房子,但顾念着安修一家难得的团聚时间,就没提单独搬出去的事情,还是一家住在陆江远这里。吃过晚饭后,李睿棠和施政过来,邀着一道出去散散步,说是顺带看看冒冒,结果抱上就放不下了,四个人就带着冒冒一起出去了。家里只剩下章时年和陈安修。
 
     吨吨最近正在准备暑假前的期末考试,陈安修对他的学习倒是不担心,反正第一名和第二名也没啥差别,他给吨吨打电话就问了问身体情况,叶景谦已经从国外回来了,糖球和糖果也被接走了。
 
     “……那天糖果不想走,自己藏起来了,楼叔叔和叶叔叔找了很久才在小饭馆的桌子下面找到,那么胖嘟嘟的一团,后来还是被楼叔叔拖出来抱走了。”
 
     陈安修光想象那场景就觉得好笑。
 
     吨吨也跟着笑,“糖果好像真的很喜欢咱家,听爷爷说,冒冒刚走的时候,他还里里外外的找了冒冒好几天。口袋里的零食装的满满的。不知道是不是分冒冒点。”
 
     陈安修心想,他大概会给冒冒舔一舔,“那等有空的时候,咱们再接他来家住几天。你写完作业,早点睡觉。”
 
     “恩,爸爸,你和大爸爸早点回来。”
 
     陈安修答应一声,章时年此时也过来和吨吨说了几句话。
 
     “暑假的时候,我想把吨吨送到舅舅那里去住一段时间。舅舅和舅妈还没见过吨吨呢,一直盼着他过去,而且暑假的时候,那边也有一些章家的孩子在那边,都是亲戚,早些认识,感情也容易培养。”
 
     陈安修担心地说,“吨吨一个人能行吗?”吨吨今年才十二岁,这两年跟着他们经历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放心,有舅舅和舅妈在那边,吨吨的英文现在和人交流也没问题。”
 
     “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理智上是应该让吨吨多出去锻炼一下的,但吨吨这么小的年纪就要去面对那么多事情,他有点不舍得。
 
     “行。等你考虑好了,我再和舅舅他们联系。”章时年感同身受,但很多时候,不得不这样做,如果吨吨一辈子养在他们身边也就罢了,但以吨吨现今的身份,他以后要经历的更多,现在不得不提早就打算,为将来铺路。
 
     陈安修在沙发挪个窝,给章时年让出个位置,“先不说这件事了,你过来,我给你说个眼下要紧的。”他这样这样,把家里人的决定告诉他,“你和老爷子他们说一声,别让他们太担心了,爸爸和陆叔明天会去警局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我们能帮上的就是这些了,其他的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我都明白。”章时年抱抱他。
 
     时间还不是很晚,章时年当天晚上就给老爷子去了电话,把这边的情况一说。
 
     老爷子听完,心里也很感慨,“这样就很好了,蘀我谢谢他们,剩下的,君严犯的错误就让他自己来承担吧。”
 
     季方平最近正在北京开会,接到老爷子电话的时候,正在季方南这里,“看看安修家里人做的这事,看看君严做的这事,原先咱们还总担心老四找个男孩子不靠谱,这下什么都不说了,趁着我在北京,改天咱们兄弟也去陆家坐坐。”
 
     季方南现在也想开了,就笑说,“坐坐是可以,但陆江远这老小子真是无端高了咱们一辈。”他们两个的年纪都比陆江远大,“老四就是会拖我们的后腿。”
 
     季君严因为绑架罪判了六年,最后遣送回澳洲继续服刑,已经是这年年底的事情了。<><>
 
     <>
 
180
 
    今天是阿je开车听到后座传来这称呼,心里小小地惊了一把,不过也情理之中儿子国内出事,父母那边什么都不问才奇怪。他是不知道当年发生过什么事,但是他跟着先生往返过澳洲多次,却从来没见过这两兄弟会过面,越是这种权贵家族,越是注重外面子问题这兄弟两个连面子功夫都不做了其中问题不用猜也知道多严重。
 
     章时年这声三哥出来换成那边没有声音了。
 
     “这些年没见你性子都没怎么变。”还是一遇到事情就畏手畏脚,吞吞吐吐。
 
     “我是没想到你还肯叫我这一声三哥。”这个称呼他二十年没听到了,以前家里,就他和这个弟弟年龄差距小,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