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叔大概是因为无法顾

作者: admin 分类: 六合跑狗图库彩图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24
“想问的太多了……”
 
     陈安修洗漱完毕,一身米色运动打扮神色轻快地从楼上跑下来,看到两个爸爸还在厨房里忙活,从桌上捏在根油条叼在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爸爸,陆叔,我出去跑两圈,睡了一晚上,睡得骨头都散了。”
 
     陆江远回头说,“早点回来,饭马上就好了。”
 
     陈安修大力地挥挥手。
 
     陆江远笑骂了一句,“这臭小子,今天看起来精神真不错。”
 
     “昨天的时候看着脸色有点不对。”特别是昨天开完那一枪,壮壮的脸色比受伤的顾泉还难看。说不上那是什么表情,有一瞬间,他以为壮壮在哭,但当壮壮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却什么都没有。
 
     “可能他也是被吓到了。”陆江远没看到那场景。
 
     “也许是。”
 
     秦明峻循着陆江远指定的路线来到小区里运动场的时候,陈安修还在跑,他的速度很快,起跑,加速,冲刺,一次又一次,拉链的卫衣已经被他甩在一边,身上仅着的那件短袖t恤已经半汗透了,额头,下巴,脖子和手臂上迎着阳光,都是晶莹的汗水。
 
     秦明峻就这么看着看着,好像又回到了当年在部队的那段岁月,那时候的陈安修比这还要年轻很多,眉眼灵动,神采飞扬,永远不知道屈服是什么,性子是没经历过磨难,只有幸福的孩子才拥有的开朗,他当时也是幼稚了,处处针对这人,看他一次次被打趴下,又一次次站起来,看他一天天蜕变成长,从一个还略带稚气的少年成长为一个坚毅合格的军人,这个人是他亲手一点点打造出来的,每次想到这些,都有种莫名的自豪感,训练中这人虽然硬气的很,生活中心却意外的很软。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心动的,似乎就这么渐渐的,渐渐的,移不开目光了。但最终毁掉这人的也是自己。五年前,这人执意申请退役,他知道什么原因,曾经试图也挽留过,他跟上面要了报考军校的名额,他是少数知道安修文化底子不错的人,本想着等这人上了军校,总有一天还有共事的机会,但这人还是坚持离开了,什么都没要。也许从那个时候起,两个人就没有所谓的开始和未来了。
 
     陈安修双手撑在膝盖上停下来,大喘几口气,汗滴划过额头又滴在红色的跑道上,接连高强度的运动带给身体的是极度疲累过后的舒爽,外套口袋里的电话铃声响起,他走过去,将电话勾出来,脸上自然地有了些柔和的神色,“上班了。”
 
     秦明峻猜测应该是章时年。
 
     “过程?当然顺利了,想我这么英明神武,出手不凡,一旦出手,必定马到成功啊。”仗着别人没在现场,牛皮怎么吹都可以。
 
     “哦,这么厉害?”章时年进了办公室门,把外套交给跟着进来的阿joe。
 
     “这是肯定的。”陈安修的声音微微一转,“就是季君严肩上受了枪伤,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他的事情你不用管,我来处理就行。听说昨天你和陆先生说,让秦明峻和你一起进去的?”
 
     “是啊,他的身手我很清楚,没多少人可以比他做得更好。”
 
     章时年翻翻刚送过来的几分新的资料,“你倒是真相信他。”
 
     陈安修放慢脚步在跑道旁边走走,“章先生,咱家最近的菜都是凉拌的吗?”醋味这么大。
 
     章时年被他气笑了。
 
     笑了就好,管他是气笑的,还是乐笑的,“你放心,我大概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并肩作战,曾经无数次的交付过彼此的性命,他从很早之前就知道秦明峻是一个不择手段往上爬的人,可是在战斗上,他一直是个值得信赖的战友,这两种品性并不矛盾。只有共同经历过生死的人,才能明白那种无条件付出的信任和彼此一个眼神就能明白的默契,这人是在长期的训练和战斗中培养出来的,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磨灭的。
 
     “事情结束后早点回来。”
 
     陈安修踢踢腿,伸个大大的懒腰,成心调戏人说,“怎么,我刚走两天你就开始想我了?”他知道章时年不可能接他的话,正打算继续瞎扯两句,就听那边轻轻的“恩”了一声,他脚步一晃,差点和迎面跑来的人撞上,他哈哈大笑,脸皮厚厚地奋起追问,“喂,我没听错吧?章先生。你这算是承认了吗?果然我刚一离开,你就明白我的重要性了。”
 
     阿joe明摆着有事情要说,章时年和陈安修又叮嘱两句便把电话挂了。
 
     这边运动过后正准备回去的陈安修也看到站在入口处的秦明峻了,“怎么一大早过来了,吃饭了吗?”
 
     “部队上有点事,我中午要回去一趟,所以现在过来和你打个招呼。”
 
     打招呼有电话,亲自过来肯定事情很重要,“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你昨天做得很好,换成旁人,不一定有十足的把握及时打出那一枪。”
 
     太阳已经出来了,迎着阳光走,陈安修有点睁不开眼睛,“总算这次来得及。”来不及的一枪,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了。
 
     “顾泉那样放走可以吗?放水做的有点太过了。”
 
     “那也得是他自己愿意往套子里钻。救小舅是主要的,放走他是顺带的,陆叔说留着他比抓起来有用的多。你这次来是不是想说季君严的事情?”陈安修直接帮他挑明。
 
     秦明峻默认。
 
     陈安修口气稍显冷淡地拒绝,“我大概帮不上他什么忙。”
 
     “我知道君严这次很过分,差点害死林教授。”特别是林长宁和安修的关系好像还很不一般,“他做错事,应该受到的惩罚,我不会帮他求情,但不是他做的那些,我希望你们可以给他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我明白你说的意思,我不会冤枉他,但机会不光是别人给的。”
 
     “这样就可以了,谢谢。”
 
     陆江远的别墅就在前面,陈安修邀请他说,“进来坐坐吧。”
 
     “不了,刚才已经和陆先生还有林先生谈过了。过两天有空的话,我可能还会回来。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下半年可能结婚了。你要过来参加婚礼吗?”
 
     “结婚?”那昨天还来招惹他,这人什么意思啊,“没听你说过啊,什么时间?”
 
     “暂时还没确定,到时候通知你。”开口了,意料中的被拒绝了,终于可以死心了。
 
     “好,到时候给你包一个大大的红包。”
 
     车子开出去一段距离,秦明峻突然停车,陈安修以为还有事,就跑了过去。
 
     “抱歉,安修。”
 
     在陈安修还没明白过来什么事情的时候,秦明峻一踩油门,扬长而去了。
 
     陈安修抓抓头嘀咕,“这算什么事,莫名其妙的。”
 
     秦明峻看后视镜里的人渐渐远去,为了这份至今还保有的信任,他就必须为当年的事情道歉。
 
     今天北京的天气真不错,陈安修一路跑回家,刚进门就吆喝,“爸爸,你做了红枣粥吗?我都闻到味道了。”
 
     季君严在医院里住了三天了,肩膀上的枪伤动过手术,子弹已经取出来了,身上那些虽然大多是皮外伤,修养就能痊愈,但短时间内零零总总的伤口加起来真够他受的,他是娇贵惯了的,忽然遭遇这些,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不止一次和季方南说相见爸妈。对此,季方南一直没松口。
 
     这天季方南和章青瓷又来医院看她,章青瓷帮他准备了一些换洗的衣物的用品,还煲了汤,“谢谢二伯母。”
 
     章青瓷温和地说,“多喝一点。”早知道有今日,何必当初呢,折腾来折腾去,最终把自己折进去。
 
     季方南看她,章青瓷找个借口出去,罗平还有另外一个警卫员守在门口。
 
     季君严感觉今天这架势不对,他暗暗地提起警戒心。
 
     季方南开口说,“君严,我问过医生,你身体恢复状况不错,今天这里没有别人,你老实和二伯说,绑架冒冒,绑架林教授,还有你和那个张六虎子是怎么回事?”
 
     “二伯,能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我没想绑架冒冒,冒冒虽然不是咱季家的人,但他好歹叫四叔一声爸爸,我也是当他是弟弟的,我怎么会绑架他呢,我那次也是被陆亚亚挟持的,我假意答应他,其实想上去通风报信,没想到那些人动手那么快,我还没来得及和陈爷爷说,那些人就冲过来了。至于绑架林教授,那就更不可能了,我当时都被陆亚亚绑架了,而且,二伯,你想想,我再笨也不可能舀自己的电话打勒索电话,还主动留下自己账号要求汇款。天底下有这么笨的绑匪吗?”
 
     “可是警察不会这么想,他们不会绕过摆在眼前的直接证据,而去相信还没影子的事情,张六和虎子一口咬定你是主谋,而你所说的陆亚亚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他根本没时间去绑架你,这一切的一切,都对你很不利。”
 
     这一切看起来糟糕透顶,季君严用空着的左手敲敲头,过一会,眼中猛然一亮说,“林教授,林教授可以证明我是无罪的,他可以证明他被关着的时候,我也是被关着的,而且他见过打我的那个人。他可以给我作证。”
 
     “说起这事,我还想问你,当天在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原先因为安修和老四,陆江远和季家本来还维持着很良好的关系,这次他打电话想问一下季君严的事情,那边的电话都不肯接了。
 
     季君严目光躲闪了一下,“那天陆亚亚挟持我,陈叔大概是因为无法顾及,就想放弃我,还说让陆亚亚随意处置,如果不是表哥坚持,我今天就不是躺在病床上,大概早就死了。我自己求生逃跑的时候,可能太匆忙了,就撞了林教授一下,我当时脑子里很乱,也记不太清楚了,后来陈叔叔开枪打了陆亚亚,陆亚亚那一枪不知道怎么的就打中我了。”
 
     季方南心里长长叹口气,“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吧。”
 
     他出来后,章青瓷在医院楼下等他,见到他就问道,“怎么样,君严都交待清楚了吗?”
 
     季方南摇摇头说,“他把责任推的干干净净,看来就像大哥说的,也该让君严学会为自己的做过的事情负责了。”<><>
 
     <>
 
第176章
 
    老爷子年纪大了有些事情是不想让他操心的,但季君严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想悄无声息地隐瞒过去也不可能季方南考虑过后,最终还是选择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和老爷子说了。
 
     当听到季君严为求自保把林长宁退出去挡枪的时候老爷子握着电话的手都气得发抖“老三养出来的好儿子……”
 
     季方南这次也没话为弟弟辩解原本让君严进门,就对不起妈妈和老四不过是念着孩子无辜,爸爸年老但凡君严是个懂事的即使不能认祖归宗,往后暗地里照拂一二也是可以的,可现在看看这个孩子做的都是些什么事,他想不出任何理由给君严开脱,“爸爸,事情既然已然走到这一步,您也别太生气了,总算冒冒和林教授都平安,这就是大幸,至于君严,该请的律师我都帮他请了。法律会给他个公正的裁决的。”
 
     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季仲杰虽然生气,但还没失去理智,“这两件案子判下来,君严可能面临的是什么刑罚?”
 
     “爸爸,绑架在咱们国家是重罪,特别是冒冒是婴儿,林长宁的身份也敏感,如果事实清楚,两罪并罚,事情将会很严重。”他不是虚张声势,但现在看来前景并不乐观,“在林长宁这件案子上,还存在一些诸多疑点,不过涉案的两人一口咬定君严是主谋,证据也充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